英文中文

首页

员工风采

适应、融入、传播——纸上谈兵话驻外

李小康

    



    十九世纪的上半页,在帝国主义坚船利炮的威胁之下,古老的中国大门被迫向世界敞开。随之开启的,是中华民族百年的耻辱,是一段血与火铸就的奋斗与探索历程。终于在二十世纪中叶,在饱受帝国主义殖民掠夺之后,中国取得了自由与解放。二十一世纪初叶,为了资源供给的战略安全,中国开始大规模获取、勘探和开发海外的优质矿权。大批的企业在亚非拉美一掷千金,成群黑头发黄皮肤的经理人、工程师与工人活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于是有人惊呼:中国人来了!然而,在整个世界为中国的高速发展和巨大需求所震惊的同时,一些负面的评论也随之浮出水面。新殖民主义,这样一顶沉重且不光彩的帽子扣到了中国人头上,一时间令我们感到不解、委屈,也有些无奈。饱受殖民掠夺之苦的中国深受其害,己所不欲,又如何会加之他人?但在无奈之余,我们也不得不深思:中国真的了解世界吗?而世界也真的了解中国么?中国应当如何以最佳的形象去开发海外的矿业资源?而我们这些矿业领域的晚辈后生又应当如何去开启自己的海外开拓之旅?
这一连串逐步深入、环环相扣的问题,对于我们这样毫无实际经历的初生之犊,仅能依照所见、所闻及所学去凭空臆想,纸上论之。最早较全面的了解外部对中国获取海外资源及相关问题的态度,是通过一部BBC的纪录片《中国人来了》,其中所介绍的中国某企业开发谦比希铜矿的案例令人印象颇深:曾经在节日向工人及当地人开放的附属俱乐部舞厅上了锁,舞池的弹簧木地板被拆除改造为塑胶羽毛球场地,一对已经退休多年的白人夫妇隔着紧缩的铁栅栏门对此痛惜不已;矿区的高墙之外,一群爱国阵线的示威者每天都在抗议:尽管企业已经雇佣的相当数量的当地工人,但是还不够,卡车与铲车司机这样的工作岗位难道当地人做不了么?通过与业界前辈及同事的交流,我们知道多数中资企业的想法与初衷并非如此。我们并不想将自己锁在高墙之中,与外界隔绝,我们也想为所在地的经济社会民生做出自己的贡献。而案例中所罗列的颇具代表性的种种现象都确实存在着,并且这部纪录片也在隐晦地表达了一个自身的观点:中资企业还没有学会如何与所在地社会的各个层面去进行良好的沟通与互动。
众所周知,沟通与互动最基本环节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普通的工人、寻常百姓这些当地社区最基本的组成要素进行有效的交流,是实现理解进而达成共识的基础,而理解与共识则是实现共同利益的前提。由此可见,在进行海外开拓的中资矿业企业中,每一位与当地社区进行接触的中方员工都应当具备相当的公关素质。对于身处基层的初级管理者与技术人员尤为如此,因为他们与当地工人日常接触最多。每天在调整自己适应语言、气候、生活习惯以及工作中所面对的技术和管理问题这些“硬件因素”之外,更加需要应对的是文化认知、思维方式和交往习惯这些“软件因素”所带来的冲击;同时公司的业务遍及亚非数个国家,每个项目所面对的外部因素又特点各异。而我们这些培训班的学员在初次驻外时,所要踏上的,恰恰是这些岗位,这就是我们未来所面对的挑战。
面对这些无法从书本上知晓,国内有无法去实践探索的挑战,是否存在一套方法去应对呢?我个人认为是有的,简而言之就是:适应,融入与传播。首先,适应就是在踏入一个新的环境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调整,使自己能够发挥所处岗位基本职能的过程,主要针对的是“硬件因素”;接下来就是融入,将自己作为所在地社区的一分子,毕竟企业也是当地社区的组成部分,并不是割裂于当地社会的独立存在,理解当地文化,关心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与当地人交朋友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环节,这是被当地社区所接纳和成功融入的体现;最后也是最终极的目的就是传播,让所处的社区了解并接受中国和中国的文化在当地的存在。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是以平等与包容为基础,将心比心地去交流与沟通,最终实现共赢。
也许我们目前的确缺乏现场的实践感受,低估了将来要面对的种种难题,也许仅仅靠这些纸上谈兵的臆想并不足以应对未来种种的挑战,但是我们明白未来驻外的工作如同矿业开发本身一项是一件长期而艰苦的任务,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我们所肩负的不仅仅是海外矿产资源的开发而且也要充当对外交流的窗口与桥梁。如果有人问我们:外派,你们准备好了么?我们也许不能简单的回答,准备好了,但是我们有信心响亮宣誓:我们时刻准备着!(万宝矿产 李小康)